历史文化 返回上一页 
郑玄来文登长学山讲学

郑玄像

文登县志上关于康成讲堂的记载

  郑玄,字康成,北海高密(今山东高密县)人。生于东汉顺帝永建二年(127年),是东汉末年的经学大师,他遍注儒家经典,以毕生精力整理古代文化遗产,使经学进入了一个“小统一时代”。他对儒家经典的注释,长期被封建统治者作为官方教材,收入九经、十三经注疏中,对于儒家文化乃至整个中国文化的流传作出了相当重要的贡献。建安三年,献帝征召郑玄为大司农,故世人称他为郑司农。
  公元167—184年,郑玄隐身干文登米山长学山,耕读授徒, 对促进胶东的文化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郑玄自幼天资聪颖,又性喜读书,勤奋好学。他从小学习“书数之学”,到了十二三岁,就能诵读和讲述《诗》、《书》、《易》、《礼记》、《春秋》这儒家“五经”了。郑玄16岁时,不但精通儒家经典,详熟古代典制,而且通晓谶纬方术之学,又能写得一手好文章,在当地声名远播,被大家称为神童。
  在18岁那年,郑玄充任乡啬夫之职。乡啬夫是乡一级地方小吏,掌管诉讼和税收等事。对于自己主管的工作,郑玄勤勤恳恳,十分认真,甚得乡里的好评,不久便晋升为乡佐,大约相当于副乡长的职位。虽然上司器重,乡亲拥护,但郑玄却不安于乡吏的上作,而一心向往研究学术。因此,他在做乡吏的同时,还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刻苦学习。到2l岁时,已经博览群书,具有了深厚的经学功底,兼精算术,成了一位满腹才学的年轻学者了。
  当时有一位名士叫杜密,和反对宦官的“天下名士”李膺齐名,并称为“李杜”。杜密升任北海相,到高密县巡视时见到郑玄,认为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把他升调到郡里为吏录。到了北海郡不久,郑玄又辞去吏职,入太学受业。此后10年左右,皆为郑玄折节求学的时代。他先从师第五元先,后又跟东郡张恭祖学习了《周官》、《礼记》、《左氏春秋》、《韩诗》、《古文尚书》等书,其中除《礼记》和《韩诗》外,均为古文经学的重要典籍。
  到了而立之年后,郑玄已经成了一名有着较深造诣的经学家。他的学问在山东(指今河南、河北、山东一带)已经是首屈一指、无出其右者。
  郑玄虽然已经学富五车,但他自己却毫不满足,越学反越觉得知识不够用。当他感到关东(指函谷关以东)学者已经无人再可请教,便通过友人卢植的关系,千里迢迢西入关中,拜扶风马融为师,以求进一步深造。这一年,郑玄33岁。马融是扶风茂陵(今属陕西兴平)人,为当时全国最著名的经学大师。郑玄在马融门下学习了7年,因父母年迈需要归养,告辞马融回山东故里。马融深有感慨地对弟子们说:“郑生今去,吾道东矣!”意思是说,由他承传的儒家学术思想,一定会由郑玄的传播而在关东发扬光大。
  从马融那里学成回乡后,郑玄已经40多岁了,这时他已成为全国著名的精通今古文经学的大师了,于是远近有数百上千人投到他的门下,听他讲学。
  本来,像郑玄这样学问好名声大的经师,是会被推荐或征召入朝为官的,他本人也未尝没有这样的打算。但谁知此时,却发生了“党锢之祸”。
  党锢之祸是东汉后期统治阶级内部宦官、外戚两派长期斗争的产物。外戚当权,即杀戮和罢免一大批宦官,而提拔重用他们的同党;反之,宦官掌权,则大杀外戚,罢免和压制外党。桓帝时,一批正直的士家豪族和“名士”出身的封建官僚,联合3万多大学生,一起反对宦官集团。宦官则控制了桓帝,捏造罪:进行反击,桓帝下令逮捕了李膺、陈实、杜密等200余人,并对逃亡者悬赏追捕。这就是发生于延熹九年(166年)的第一次“党锢之祸”。后来,由于外戚集团的支持,桓帝下令开赦李膺等200人。不久,外戚与党人联合起来计议诛杀宦官,泄秘后反被宦官先发制人,将李膺、杜密等200余人一并下狱处死。之后,又在全国各地陆续逮捕“党人”。灵帝建宁元年(168年),下诏各州郡查究党人,凡“党人”及其门生、故吏、父子、兄弟现居官位者,一概免职禁锢,这就是所谓第二次“党锢之祸”。所谓“党锢”,就是视为党人的,绝其仕进之路,永远不许为官。郑玄曾为杜密故吏,又曾受杜密的赏识与提携,所以也被视为党人,与同郡孙嵩等40余人俱被禁锢。  郑玄被禁锢后,杜门不出,隐修经业,集中全部精力遍注群经。《后汉书》载:“玄自游学十馀年乃归乡里。家贫,客耕东莱。学徒相随已数百千人”。关于“客耕东莱”的具体地点,本传语焉不详。180()多年来,共有三种说法。一说在掖县。《高密县志?人物》:“郑玄……168年回原籍,家贫无依,即转去东莱(原注:今掖县),一面种田,一面讲学”。这里所说的“今掖县”,未列出任何根据。编者可能以为东莱郡的驻所在“今掖县”,故作此注。实际上东汉的“东莱”迁治于黄县。再说“客耕东莱”,不能说就是客耕东莱郡驻地。不论是今莱州(掖县),还是今龙口市(黄县),迄今都没有发现郑玄“客耕”于此的记载或传说。二说在不其山或崂山。此说最早见之于晋人伏琛《三齐略论》:“郑司农常居不其城南山中教授。黄巾乱,乃遣生徒,崔琰、王经诸贤于此挥泪而散”。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莱州即墨县》亦有康成“领徒于崂山”的记载。经考证,郑玄在崂山、不其授业和师徒离散,都与避黄巾起义军有关,与20年前因党锢之祸而客耕东莱不是一回事。三说在不夜城南山。晋人晏谟《齐论》:“汉郑康成居不夜城南山中教授,遭黄巾乱,与弟子崔琰、王经挥泪而散”。西汉的东莱郡设“不夜县”,时文登北部属于不夜,南部属昌阳;东汉撤不夜县,入昌阳县。晏谟沿用古称是可能的,但“黄巾乱”发生在公元184年,与郑玄“客耕东莱”不搭界。但是“不夜城”之西南百里、今文城西30里有山日“长学”,却因郑玄长期在此耕读讲学而得名。
郑玄在长学山讲学留下了许多历史证据。长学山阳有元代“宣武将军管军总管兼领东征汉军招讨使司事刁通墓”,墓前有云:“故老相传,长学山乃先儒郑司农讲学之所。西接昆嵛,东依昌水,南揖沧海,北据甘泉,蔚然而雄秀,宜笃生英杰之士”。此碑之东一里,有明崇祯六年(1633年)“圣皇庙”碑:“山名长学,先农郑司农讲学处也”。现在能见到的明代《文登县志稿》,收在明嘉靖二十七年成书的《宁海州志》中,该志载:“长学书院在县西五十里(应为三十里),相传为郑司农教书之处”。
  郑玄客耕东莱的往事在文登传承了千百年。“明清时,凡有品学为地方推重者,死后由大吏题请祀于其乡,入乡贤祠”。至清末,文登乡贤祠共祀郑玄等26位。一位逝去的高密人,为什么他的木主一直居文登乡贤祠首位?因为他寓居文登长学山近20年,授徒著书,他的高风亮节和渊博学识,在文登产生了深远影响,开“文登学”之先河。至于长学山山前的长山村,村民至今传说着郑玄在此教书的故事,有的村民代代在房前屋后栽植“康成书带草”。
  黄巾农民大起义爆发后,东汉王朝为了平息地主阶级内部的纷争,乃大赦党人,58岁的郑玄,这时才获得自由。朝廷当政者对郑玄的大名早有所闻,于是争相聘请他入朝担任要职。但郑玄求名不求官,不愿涉足仕途,一心一意著书讲学。
  献帝建安三年,献帝征召郑玄为大司农,这是位列九卿的高官,给一乘安车,所过郡县长吏送迎。郑玄在家拜受后,便乘安车至许昌,但马上又借口有病,请求告老还乡。他虽然并未到任就职,但已经拜受此命,故世人称他为郑司农。
  献帝建安五年,郑玄已经74岁。这一年,袁绍与曹操在官渡会战。袁绍为壮声威,让袁谭逼迫郑玄随军,郑玄无奈,只好抱病而行。走到河北大名县境,病势加重,同年六月病逝于此。病重和临危之时,还在注释《周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