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返回上一页 
中共胶东特委成立

 

中共胶东特委议事场景

中共胶东特委临时会议旧址

  中共一大后,山东各地党团组织相继建立。从1929年起,胶东地区有了党的活动。1933年,中共胶东特委建立,胶东地区有了统一的党的领导机构。
  1930年5月,荣成成山卫人孙继周,在烟台入党。同年6月,中共烟台市委派他回荣成建立党组织,1931年9月,成立中共荣成特支,孙继周任书记。1930年,荣成黄山村人宋澄,在北平燕京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7月,宋澄受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派遣,回到文登开展党的活动。1931年12月,在文登建立了党小组,宋澄任组长。1932年2月,宋澄赴北平工作,中共山东省委派于五亭由济南来文登开展党的工作。1932年4月,中共文登特别支部成立,江先政、于云亭先后任书记。1932年9月,中共文登乡师支部成立,谷牧(刘家语)任书记。1932年春,中共荣成特支党员丛烈光介绍威海公立中学汤福山、刘德顺入党。1932年4月。建立了威海中学党小组,汤福山任组长。1932年8月,中共山东省委派王心一、鲁自嘉到牟海边区(现乳山)开展党的活动,成立中共牟海特支,王心一任书记。
   1933年1月,中共莱阳县委书记、海阳特支书记张静源(山东博兴人,1928年入党)赴济南向省委汇报工作,山东临时省委指示他待时机成熟建立中共胶东特委。1933年2月,张静源来到牟海边区,首先与海阳的宋竹亭、牟平的刘经三接上关系。1933年3月,胶东特委在牟海边区刘伶庄(现乳山冯家镇)建立,张静源任书记,刘经三、刘松山(于寿康)等任委员。特委辖莱阳、牟平、海阳、招远、文登、荣成、栖霞、蓬莱、黄县、福山等县常组织。从此,胶东地区有了党的统一领导机构。在胶东特委的领导下,各县党组织发展较快。为了便于联络又能隐蔽地开展工作,胶东特委在霄龙寺鸡鸭公司(现乳山白沙滩镇)建立了党的秘密联络机关。党组织活动影响越来越大,引起了敌人的注意。1933年8月,霄龙寺鸡鸭公司被抄,党的秘密联络机关被破坏。
  胶东特委在发展党员过程中,因急于扩大党的组织,忽视了对入党对象的严格考察,使一些投机分子混入党内。1933年10月,张静源在莱阳被混入党内的坏人徐元义杀害,特委与上级的联系中断。是年11月,由刘经三发起,在文登乡师召开胶东7县党组织会议。会议决定:凡没有成立县委的县要抓紧时间成立县委;派刘经三去北平、天津与上级党组织接上关系。
  1934年1月,根据刘经三的请求,中共中央北方局派常子健(又名常学恭,陕西米脂人)随刘经三到胶东。是年2月,在文登县重建胶东特委,常子健任书记,宋竹亭、刘经三、张连珠、李厚生、刘松山、邹青言、刘振民为委员,特委隶属北方局领导。胶东特委一面领导各县发展党组织,壮大革命力量;一面在昆嵛山组织游击队,开展对敌斗争。
   1934年9月23日,胶东特委委员刘经三、张连珠、李厚生在文登崮头集被敌人逮捕,后因刘经三主动掩护,张连珠、李厚生获释。特委书记常子健辞职去青岛,胶东特委遂告解散。
1935年1月,张连珠(文登人,1932年入党)任胶东特委书记,委员有:刘振民、邹青言、曹云章。6月,程伦由上海到文登任特委委员。新的胶东特委成立后,大力发展党的组织,发动群众反抗国民党的压迫,组织抗捐抗税斗争,积极进行武装暴动准备工作。
  1935年11月29日(农历11月4日),在胶东特委的领导下,爆发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山东境内最后一次农民武装暴动,亦称“一一·四”暴动。这次暴动,因遭军阀韩复榘的血腥镇压而失败。胶东特委领导张连珠、程伦、曹云章被捕后英勇就义。各级党组织因暴露遭到破坏,大批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胶东的革命陷于低潮。此时,在胶东特委巡视员张修已的主持下,成立了中共文登临时县委,临时县委想方设法寻找党的上级组织。
  1936年1月,共产党员理琪(原名游建铎,河南太康人,1925年入党),从上海到文登,与文登临时县委书记张修已接上关系,从事恢复党组织工作。是年4月,在文登县沟于家村成立了中共胶东临时特委,理琪任书记,刘振民、邹青言、李厚生等任委员。1936年8月,中共胶东临时特委秘密迁到烟台,理琪与中共烟台市委书记吕志恒(又名吕其恩,辽宁长海人,1935年入党)结识,通过吕志恒,胶东临时特委与中共中央北方局接上了关系。10月,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指示,中共胶东临时特委改为中共胶东临时工委,理琪任书记,吕志恒任副书记,邹青言、郑耀南、李厚生、刘振民、张修已为委员。12月8日,因叛徒出卖,临时工委机关遭到破坏,理琪、邹青言、李厚生被捕。
  1937年2月,中共胶东临时工委机关迁到威海卫,吕志恒任书记,柳运光、张修已、李紫辉为委员。1937年四五月间,为了保证临时工委机关的安全,又在威海卫虎山村设立了秘密联络点。胶东临时工委利用威海卫行政公署举办小学教师训练班的机会,发动青年教师参加抗日救国活动,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在中小学教师和青年学生当中,发展了一批“民先”队员。同时积极发展胶东各县党组织,开展抗日救国活动,筹集枪支弹药,为后来的武装起义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