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返回上一页 
·一一·四"农民武装暴动

地文头村

  1935年1 1月29日,中共胶东特委在文登、荣成、海阳、牟平等县领导和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农民武装暴动。这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山东境内发动的最后一次农民暴动。因发生在农历十一月四日,故俗称“一一·四”暴动。
  1934年8月15日,团山东省工委依据中共六届五中全会决议,向胶东特委发出《关于游击战争问题的指示信》,认为“胶东方面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必须组织农民成立游击队组织,采取积极进攻的政策,坚决粉碎保守或退守的右倾机会主义的观点”,“完成建立胶东苏区与粉碎白军第五次围剿的光荣任务”。指示还提出了三项具体要求:(一)特务队改称游击队;(二)在昆嵛山一带创建新苏区,作为游击队的根据地;(三)游击队在解决了几个敌人区公所或地主武装之后,立即召开群众会议,组织群众参加反对地租、捐税和高利贷的斗争。并提出点是夏村。暴动队伍编为两个大队,由曹云章、邹恒禄、张贤和、柳芳斋等同志负责在牟平县拉起一个大队;由程伦等负责在海阳县拉起一个大队。计划在驻夏村的海阳县三区区中队的兵变队伍配合下,合攻夏村,然后东进与东路会合,合攻文登城。得手后整个暴动队伍西上,“三天三夜冲出胶济路,拉到鲁南山区打游击。” 
   这次会议后,参加暴动的人员夜以继日地工作,写标语、绣红旗、准备武器弹药等。但由于时间紧迫,特别是派出去购买子弹的人员逾期未归,特委临时决定暴动时间推迟3天,于农历十一月四日举旗暴动。
  农历十一月三日清晨,东路军第三大队20余人,在大队长于得水、大队副张东等人的带领下,从文登县孔格庄出发,化装分散,疾奔石岛。此时,先期到达石岛联络党组织以备内应的刘振民和石岛电话局局长秦欣然告知,党在石岛的组织已被破坏,敌人戒备森严。三大队决定改变计划,一路行进,智取了人和镇公所,吓跑了鹊岛盐务局和黄山、高村区公所的敌人,收缴了枪支和子弹。到达孔格庄后,未及与一、二大队汇合,就奉张连珠之命去宋村以南的南廒、东圈一带活动。在第三大队向石岛进发的同时,荣成县党组织根据胶东特委的部署,组织暴动农民成立3个中队,准备配合第三大队攻打石岛。但因未能与第三大队接上头,配合攻打石岛的计划落空。
  十一月四日,武装暴动全面展开。东路一、二大队按原定计划集结于孔格庄。由于攻打石岛的计划失败,总指挥张连珠决定改变计划,以昆嵛山为中心分头活动,打击敌人。一大队从孔格庄出发,直奔郭格庄,活捉了镇长丛连顺。接着又开赴东夼、葛家、南汪疃(现为东汪疃、西汪疃、中汪疃)、泊于、林子西、马格庄等地。队伍所到之处,破坏敌人的交通要道和通讯设施,开仓研贫,亘传觉的政策主张,揭露统治阶级的罪 恶。在宿营马格庄时,获悉国民党计划围剿暴动队伍,一大队从队伍中选拔会武术和有作战经验的队员百余人,以小股部队进行游击活动,准备随时打击敌人。余者分散隐蔽,以保存革命力量。二大队在张连珠、张修已的带领下,由孔格庄出发,北上郝家屯,巧取一家地主的J0余支土猎枪和一支手枪。接着开赴截山,缴获地主豪绅的30多支枪。后又到底湾头村(现为地又头),4户地主已闻声而逃,起义队伍召开了群众大会,把地 主的粮食、财产分给了群众,张连珠在大会上进行了演说。这时,国民党八十一师和地主反动武装约2000余人包围了底湾头村。张连珠等带领队伍投入了激烈的战斗。一大队王亮等听到枪声后,率队自三庄村开往底湾头增援。第三大队在于得水的带领下,也闻讯前来增援,当队伍行至泮格庄一带,同埋伏在这里的国民党文登县保安队及盐警等300余人展开了肉搏战,因敌众我寡,队伍转移到昆嵛山活动。此时在底湾头的暴动队员不过200A,武器低劣,但队员们打起仗来非常勇敢,一连数次打退敌人的进攻。战斗一直进行近3个小时,掩护群众转移后,张连珠命令队伍突围,敌人凭借猛烈的炮火,逐渐压缩包围圈。暴动队伍分成多路,且战且退,向村西北方向转移。暴动总指挥张连珠在掩护队伍突围后,因哮喘病发作,便只身跑到做粉丝的富农郭文礼屋里,扮成做粉人。可郭文礼未给予保护,张连珠被俘就义。至此,东路暴动失败。西路暴动在海阳、牟平两县分别举行。当两支暴动队伍在军平松椒会师时,突然被国民党八十一师包围。暴动队伍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仓促应战,因人数和武器装备同敌人相差悬殊,又缺乏战斗经验,队伍很快被打散。张贤和、柳芳斋等10余人牺牲,程伦、曹云章等被俘就义,西路暴动也遂告失败。  
  “一一·四”暴动虽然失败了,但产生的影响却是广泛而深远的,暴动保留下来的红军胶东游击队,后来成为天福山抗日武装起义的骨干力量。